不夜城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20集

2017-02-14 04:36

不夜城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不夜城
[播 送]:韩国MBC台
[类 型]:MBC月火剧 
[首 播]:2016年11月29日
[时 间]:每周一、二晚北京时间9点05分各播放一集
[接 档]:拖旅行箱的女人
[导 演]:李载东(我人生的春天,想你,永不认输,谢谢)
[编 剧]:韩智勋(LAST,诱惑,仁医,一号国道,狗与狼的时间)
[主 演]:晋久 李枖原 金宥真 丁海寅 全国焕 郑汉溶 李在勇 尹福仁 朴宣浩 李浩静
[集 数]:20集
[简 介]:该剧讲述了三男女无止境为了攀到最高而跳入权力和财力的熔炉中的故事。

  第1集

  雨夜,荒无人烟的高速路上,李世真踉踉跄跄的赤脚踩着雨水。忽然,一辆车缓缓停在李世珍面前,车内,徐伊景淡然而坐。李世真质问徐伊景:你明知道真相也故意送我过去的对不对,徐伊景不屑的反问李世珍:成为我的感觉如何。李世真一时语默,但就在徐伊景打开车门的一霎,李世真将一个石头重重的砸在徐伊景的挡风玻璃上。徐伊景一语戳中李世真的软肋,如今的结果,自己也难辞其咎……时间转回徐伊景和李世真认识之前。在徐伊景举办的慈善拍卖会上,李世真假扮富二代金兴硕的现任女朋友,特地借用了礼服来参加。从她走进大厅开始,就吸引了徐伊景的注意力,徐伊景意在言外的指出李世真的礼服并非属于她自己,李世真心虚,但还是强装淡定的应和着。从金兴硕的口中,李世真得知徐伊景是今天举办活动的画廊代表,并是个很有实力的角色。徐伊景想要接手画廊,但是遭到了孙奇泰会长的强烈反对,既然糖衣炮弹行不通,那就只有用鞭子了。拍卖会上,为了捉弄金兴硕那嚣张的前女友玛丽,李世真故意拿出一面手镜并谎称是男友金兴硕送给自己的名品,玛丽嫉妒心爆发果然上钩,在徐伊景的示意下,李世真及时收手,导致玛丽花重金买下了那面廉价的手镜。化妆间里,徐伊景不动声色的戳穿李世真的身份,提醒她做事前应该先做好预算,并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她。李世真虽感莫名其妙,但还是接过了名片。李世真的家庭情况十分拮据,她和姨母以及表妹宋美一起生活,姨母以搓澡为生,宋美还在上学。为了应付上涨的租金,李世真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健身房索要拖欠的工资,结果健身房早已人去楼空。徐伊景正在查阅账目的时候,忽听新闻中爆出武真集团社长朴武一因涉嫌贪污逃税而被检察院传唤拘留的消息。一时间,徐伊景思绪万千。另一面,朴健宇收到消息后,立刻驱车赶往父亲被拘留的法务部。朴武一的心情似乎丝毫不被影响,相比迪拜市场,他对自己今后坐牢毫不介意。与此同时,朴武一的弟弟朴武三趁哥哥被关押期间暗地活动,他觊觎公司领导权已久,而这一切都逃不过朴健宇的眼睛。如果救爸爸出来,朴健宇就必须要放弃公司在迪拜的事业,可是中东基础是二叔生前的心血,爸爸之所以这么坚持,很大原因就是这个。望着窗外,朴健宇想起自己曾经借口留学逃避中东的事情。就是那里,承载着朴健宇和徐伊景的初恋……徐伊景来日本探望父亲却被拒绝,察觉到不对劲之后,徐伊景冲进房间,看到的确实躺在床上病入膏肓的父亲。徐伊景找到曾武力威胁父亲拒绝还钱的黑社会头目,秉持着父亲从小教育自己的金钱至上的原则,拿命做赌注逼迫对方还回一千万。迫于生活压力,李世珍想到了徐伊景。徐伊景正在为孙奇泰所隐藏的私人账户一筹莫展,恰好,李世真主动找上门来。为了找到孙奇泰贪污的证据,徐伊景出重酬让李世真去复制孙玛丽的手机记录。虽然出了状况被孙玛丽发现,但李世真还是成功的完成了徐伊景交代的任务。朴武一和孙义成(孙奇泰的爸爸)会面,朴健宇也在场,但他似乎并不关心会面的内容,只顾自己吃喝。原来,朴武三是想要联系孙义成找出救哥哥的办法,可是朴健宇却并不以为然。中途,徐伊景约见孙义成,用孙奇泰掏空协会资金的事情以威胁,可是孙义成并不买账。离开饭店的时候,徐伊景被告知朴健宇刚出现在这里,徐伊景淡淡的回应:这里是韩国首尔,他出现在这里也并不奇怪吧。办公室里,徐伊景拿出那枚对自己最重要的硬币,百感交集。曾经,朴健宇拿着它弹吉他,在自己把这枚硬币的意义告诉他之后,他曾紧紧地把它攥在手里并温情的说:你的硬币我的音乐是最搭的。想到这里,徐伊景又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1988年奥运会的合照,徐伊景看着它,神情凝重。休息日的时候,徐伊景找到李世真,邀请她以朋友的名义帮自己挑衣服。李世真欣然同意。逛完街,徐伊景把李世真带到自己家里,并把李世真在慈善拍卖会上穿的那间礼服送给她,作为交换,李世真要在艺术品会谈上充当一个小时的自己。徐伊景的生活是李世真梦寐以求的,犹豫过后,李世真同意了。原来,为了让徐伊景没有时间参加协会的会议,孙义成故意找来两位艺术品商人找徐伊景谈判,徐伊景将计就计,找李世真假扮自己去谈判,自己则按时出现在了协会的大会上。

  第2集

  李世真按照徐伊景的要求见到了所谓的艺术品商人,原来他们都是孙义成安排的,目的是要绑架徐伊景让她错过协会大会的时间,没有多想的李世真刚好代替徐伊景中招。徐伊景按时出现在了会议室,这让孙义成大感意外。无奈,自己儿子挪用协会巨额资金的事情已经掩盖不下去了,孙义成决定先下手为强,把孙奇泰的所作所为公开给协会成员,特别提出任何事都要遵循光明正大的原则,既然徐伊景想要S画廊发展韩国市场,那么就请她拿出其父徐峰秀(利兰金融)对她事业发展首肯的签名。孙义成步步紧逼,徐伊景只好拿出父亲的授意书。当初徐峰秀并不同意徐伊景到韩国发展事业,并曾经以断绝父女关系相逼,可是徐伊景心意已定,徐峰秀把授意书当做遗书拿给徐伊景并放下话,今生都不会再见面了。中途休会时间,孙义成以李世真的性命要挟徐伊景承认授意书是伪造的,可是徐伊景并不买账,这让孙义成气结的不知所措。其实对于李世真,徐伊景早有安排,可惜保镖卓在半路被艺术品商人摆了一道,把李世真跟丢了,幸好徐伊景公司的金作家计算机技术一流,很快锁定了李世真的位置。另一边,李世真从迷药中醒来后极力否认自己徐伊景的身份,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过来,电话那头告诉艺术品商人这次绑架任务失败,而他们想要拿到一半酬劳,那么就必须做掉李世真。艺术品商人怀疑是雇主赖账,于是要求李世真给真正的徐伊景打电话。而对于徐伊景而言,一切都可以用交易来解决。于是按照绑匪的要求,徐伊景一个人带着钱往绑匪要求的地点赶去。废弃工厂里,李世真反复回忆着徐伊景的话,对于所发生的一切,徐伊景似乎早有预料。恰好绑匪在下围棋的时候起了冲突,互相推搡之间,枪滑落到了李世真的面前。李世真快速捡起枪指向一旁的易燃气体,一声枪响过后,工厂内发生爆炸,一名绑匪当场死亡。在工厂附近待命的卓看到爆炸后开车赶过来,和另一名绑匪展开激烈的肉搏,李世真趁机逃走。高速上,李世真拼命挥手拦车,正巧徐伊景赶来。狼狈的李世真质问徐伊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被绑架吧,徐伊景没有回答,只是让她不要淋雨生病。徐伊景的傲慢让李世真再也忍不住,拿起砖头砸向徐伊景的车。虽然承认自己计划的失误,但徐伊景并没有道歉的意思。徐伊景得知李世真制造了那起爆炸后对李世真刮目相看,她安排卓送李世真回家后淡淡离开。李世真回到家后,看着镜子里面穿着那件红色礼服的自己,莫名的思绪一点一点在蔓延。另一面,徐伊景回想着李世真砸车的那一幕,当时确实被惊讶到了,想到这里,她噗吱一笑。第二天一早,李世真的姨母出门前,看着地上的礼服告诫李世真要有自知之明,麻雀就是麻雀的命,并要她不必太过担心房租,李世真若有所思的告诉姨母自己会记住的。一切回归原来的生活。李世真依旧为生活兼职各种工作,徐伊景也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着各种会议合作。卓根据徐伊景的指示,把李世真每天的一举一动都汇报给徐伊景。徐伊景看着照片,感慨李世真放着好好的捷径不走偏要自讨苦吃。李世真把礼服送还给徐伊景,徐伊景借机把一份雇用合同拿给李世真,要她加入自己的公司,并把当日原本准备拿做当赎金的钱给李世真当订金,李世真当面拒绝,她重提自己被绑架的事情要徐伊景道歉,可是在徐伊景看来,任何冠冕堂皇的话都不如钱来的实在。现在,徐伊景就是要一步一步点燃李世真的欲望之火,把她磨砺成最强大的万能钥匙,以打开阻碍自己事业前进的一扇扇门。朴健宇决定撤回公司在迪拜的业务,朴武一虽强烈反对可是身在拘留所无可奈何。徐伊景故意把会谈在李世真工作的酒店,谈话之中,徐伊景了解到武真集团的朴武三为了自己的地位想要除掉朴健宇,本想追问,却被挡了回来。李世真想要加薪却被经理无情拒绝,气愤之下,她把经理暴打一顿后直接不干,走出酒店的时候碰巧看到下楼的徐伊景,李世真想要借那笔赎金,徐伊景冷漠的说,如果是借钱,那么找谁都可以。晚上,李世真做代驾的时候意外载到酒醉的孙玛丽,本想把车停到路边走掉,可是孙玛丽一路追着,互相拉扯之下,孙玛丽被推倒在路旁,擦伤了下巴并扭伤了脚。因为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孙玛丽连夜请了律师,李世真有口难辩。在警局给姨母打电话的时候,得知表妹宋美模考得了全校第二,李世真突然心情有些伤感。第二天,李世真到医院给孙玛丽道歉,可是任性的孙玛丽却要李世真跪下,否则就告到李世真吃牢饭。被逼无奈,李世真含泪跪下。就在这时,徐伊景推门而进,她用孙氏父子对自己的卑劣行径为筹码,让孙奇泰永远不要再招惹李世真。徐伊景告诉李世真,贫穷就是罪,一无所有就要被人踩在脚下,并告诉李世真,自己一开始就选定她,就是为了要重新塑造她为己所用。因为贫穷受够了奔波和白眼,李世真再也不要过这样的生活,她主动请求徐伊景要把自己塑造的跟她一样强。

  第3集

  李世真正式成为徐伊景公司的一员,但是每天枯燥的熟记所有跟公司有关的企业及政府资料让她越来越不耐烦。李世真想要跟金作家打听徐伊景的背景资料,可是却被告知一无所知。赵理事提醒徐伊景如果朴健宇坚持退出迪拜市场的话,朴武三可能会对朴健宇不利,但是徐伊景却说这样的结果正是自己想要的,朴健宇是崇尚没有交易的原则主义者,这样的商界并不适合他,被排挤的话无论对朴健宇还是对自己的事业都是最好的选择。经过朴武三的私下联络,越来越多的公司高层对朴健宇撤出迪拜市场举动表现出强烈不满,连董事长都被惊动。在徐伊景的授意下,卓带着李世真外出做任务,因为事先有约定,所以李世真对具体做的事情不得追问,只得愣愣的看着卓一趟一趟地从车里拿出一包包的袋子送往各家公司并拿回文件袋。在李世真的好奇心驱动下,她打开了那些袋子,发现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现金。原来,徐伊景以帮助孙义成填平资金烂账的名义贿赂那些曾支持孙义成的会员。事情进展顺利,于是,徐伊景约见孙义成,提出要接替孙奇泰成为协会财务理事。董事长约见朴健宇,言下之意要放弃朴武一,扶持朴健宇上位,可是朴健宇根本无心接替父亲的位置,现在他更想赶紧救父亲出来。虽然朴健宇并不买董事长的账,但是由于欣赏朴健宇的个性,董事长决定按原计划进行。不甘心被徐伊景摆布,孙奇泰命人去证券公司附近找被徐伊景派去贿赂的人员,因为卓刚好不在车里,结果李世真被围堵。情急之下,李世真踩下油门冲进首尔检察厅。无奈,那帮人只得悻悻而去。事后,徐伊景为李世真的擅自主张很是恼火,她不希望自己的属下拿命去拼,但是李世真确认为只要是在乎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金钱也罢,她都会拼命保护。在李世真的身上,徐伊景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把自己珍藏的那枚硬币拿出来,并告诉她,这才是自己最珍贵的一元钱,不论如何都会用生命去保护的一元钱。徐伊景把合约金拿给李世真,叮嘱她不要拿这些钱去交租金,要当钱花在最没有意义的地方,那个时候,她就会懂得钱的真正意义。即使三叔朴武三想要取代父亲,但朴健宇还是觉得毕竟是家人,对于董事长的安排,他依旧拒绝。李世真拿着钱走在路上,看到收废纸的老爷爷辛苦赚钱不易,她以为徐伊景是为了让自己懂得每一分钱的价值。看到李世真根本没有领会自己的意思,干脆直接拉着李世真出了公司。徐伊景告诉李世真,之所以世真会那么在意那些钱,是因为她认为那些钱一旦花掉就没有了,没有了钱就没有了安全感。既然欲望是真的,那就不要担心那些钱。李世真鼓起勇气在奢侈品店里逛,冤家路窄,孙玛丽也进了那家店。孙玛丽的冷言冷语让李世真再也忍不下去了,她抢过孙玛丽看中的那款包,直接买下,之后还特意拿出几张放在孙玛丽手里当做之前的住院费。钱花完了,徐伊景很满意,这时候,徐伊景却突然要求李世真把花掉的钱赚回来。李世真一听就傻眼了。朴武三把有人帮助朴健宇的事情告诉徐伊景,并威胁如果事情曝光,徐伊景也脱不了干系。徐伊景却平静的说既然出现了问题,那么同在一条船上的人要互相商量而不是威胁。朴健宇安排秘书把那份朴武三贪污的关键资料烧掉,为了前进,徐伊景并不在乎路上谁是绊脚石,即使是朴健宇。李世真还在苦恼赚钱的事情,徐伊景给她指出一条路,既然要赚钱,就要到有钱人的身边去。崔社长二儿子的婚礼上,徐伊景带上了李世真,果然功课没有白做,对于里面出席的有身份地位的人的资料,李世真都耳熟能详。徐伊景顺势要李世真接近姜议员,并告诉她,以后这些资源都能成为她的钱。朴武三把来参加婚礼的朴健宇拉到一边,提起二哥朴武二拼命开拓迪拜市场并客死异乡的事情,朴健宇一听就怒了。出来散心的时候意外撞见那熟悉的背影,跟着徐伊景,朴健宇到了酒店的侧门,绑匪借问路之名和朴健宇有了接触。一切在计划之中,但是又出乎意料,李世真因为捡到了朴健宇的一个袖口一路追着朴健宇,在看到那名绑匪的脸之后,她失声叫出来,被绑匪推倒在地。不知内情的李世真严格遵守徐伊景的教诲,想要通过一枚袖扣接触上朴健宇,结果徐伊景却冷漠的说,朴健宇马上就要成为失业者了。

  第4集

  十二年前的日本。朴健宇在跟着旅行社参观神社的时候,第一次看到徐伊景。看到徐伊景的第一眼,朴健宇就被深深的吸引住了。在湖边,朴健宇跟丢了徐伊景,却意外碰到了骗子尚哲,他正在为高利贷发愁,于是冒充僧人狠狠的骗了朴健宇一笔。徐伊景当时在父亲的手下做事,负责从借贷者手中收取高利贷利息。尚哲被制服之后,徐伊景从他手中拿到朴健宇被骗的那笔钱当利息,恰巧这一幕被朴健宇看到,朴健宇想要追回自己的钱,无奈徐伊景身手不凡,一个过肩摔就把朴健宇打翻在地,身上背的吉他也被损坏。为了赔偿朴健宇,徐伊景特别在结算工资的时候向父亲提出工资要现金。可是朴健宇却更想要自己那把摔坏的,在徐伊景的帮助下,朴健宇找回了自己的那把,并当场激情演奏起来,徐伊景虽想拿包离开,却又莫名的站住了脚步。朴健宇去酒店监控室查看朴武三被刺的视频,可惜早已被删除,朴健宇知道,自己遇上了一个聪明的对手。徐伊景和孙义成的会面上,朴武三突然出现,并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跟徐伊景的合作,令孙义成大为吃惊。有了朴武三的支持,虽极不情愿,孙义成还是默认了徐伊景协会财务理事的地位。朴健宇去朴武三被刺的地下车库查看,不经心的一瞥,让他想到了可以找到当时停在那里的车,利用行车记录仪里面的录像来揭发朴武三。为了对付徐伊景,孙奇泰指示孙玛丽去接近李世真。虽然孙玛丽表演已经相当到位,可是李世真一眼就看穿了孙玛丽的心思,为了完成徐伊景布置的作业,李世真反过来骗了孙玛丽五百万,补齐了自己购买奢侈品花掉的那一大笔钱。李世真满心欢喜的向徐伊景交差,结果被徐伊景泼了冷水,徐伊景教导李世真不要满足于这一点钱,而应该让这些钱继续翻倍,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不然,这些钱就会化没。为了还朴健宇的袖扣,李世真擅自去了朴健宇的公司,并谎称自己是徐伊景,听着这久违的名字,朴健宇竟有一瞬间的失神。徐伊景突然造访李世真家里,并拿出一大笔钱给李世真的姨母让她付房租,李世真很是感激,但徐伊景却说这是对员工的投资,关心下属而已。李世真把自己跟朴健宇的见面告诉徐伊景,顺便说了自己无意中听到的行车记录仪的事情。为了抢在朴健宇前面拿到视频,徐伊景立马做了安排,还好卓的动作快朴健宇一步。当初在日本,朴健宇千方百计想要走进徐伊景的生活,在一次收款回去的路上,朴健宇拦下徐伊景,塞给她一张自己乐队所录的音乐。有一天和父亲争执后心烦,徐伊景情不自禁的来到朴健宇地下乐队训练的地方。看到徐伊景,朴健宇兴奋的丢下同伴追了出去。朴健宇鼓励徐伊景应该远离金钱的铜臭味,追求自己的理想。可是徐伊景自小被父亲训练,根本不屑朴健宇的任何建议。眼看自己马上要被清理出公司,在秘书的提醒下,朴健宇想到了当初白松集团张泰俊送来的关于朴武三贪污以及S画廊徐伊景利用艺术品交易来暗地洗钱的证据。为了揭发S画廊和无尽物产的私下勾当,朴健宇带着无尽物产监察组到徐伊景装货的码头要求开箱验货,幸好李世真及时把消息告诉了徐伊景,并在其授意下成功引开了朴健宇一行人。因为码头的事情,徐伊景临时取消了作为新任财务理事跟张泰俊的会面,让同去会面的孙义成很是难堪。在李世真应付朴健宇的同时,徐伊景下令让卓放火毁了那一集装箱的画,这让朴健宇大为恼火,这时候,徐伊景的车到了。

  第5集

  时隔十二年,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现在面前,朴健宇虽有些许的激动,但看看旁边自称徐伊景的李世真,茫无头绪。容颜依旧,却早已物是人非。朴健宇说起当日在酒店看到的背影,徐伊景没有否认。朴健宇很想知道徐伊景走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原因,他不明白为什么徐伊景会和叔叔朴武三那样的人合作。徐伊景看着朴健宇的眼睛,只是淡淡的说,她按照约定变成坏人,而朴健宇却一点没变,还是习惯装善良。夕阳余暮,朴健宇失落的回头看了徐伊景一眼,十二年前同样冷漠的表情,徐伊景还是没有告诉他答案。当年,在徐伊景有一天收债回家的途中,遇到其他组织的围堵,朴健宇得知消息后飞奔过去,却看到徐伊景已经将匪徒制服,看着身上都是伤痕的徐伊景,朴健宇分外心疼,可是固执的徐伊景还是拒绝了朴健宇。回到家,徐伊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走廊台阶上,听着朴健宇给的CD,夜色是那么美好。既然所有反击的路径都被堵上,朴健宇干脆接受了张泰俊给的资料,拿去给朴武三的同时,还通知朴武三,要其通知徐伊景收手。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朴健宇拿起了那把吉他,掏出一元钱,许久没弹,拨弦声似乎也浑浊了。朴武三把自己握在朴健宇手里的把柄拿给徐伊景看,结果却被告知自己集团内部的事情当然由自己处理。资料曝光,朴武三自顾不暇,徐伊景也陷入洗钱嫌疑中,孙义成借机联络其他理事开会谈论取消徐伊景协会财务理事的职位。分身不暇,徐伊景安排李世真代表自己去应付孙义成,李世真抓住协会条例的漏洞,一语击破孙义成的把柄,让会议中途夭折。为了对付徐伊景,孙奇泰找到朴健宇试图拉拢他,结果碰了一鼻子灰。夜间,朴健宇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灯火通明,当年徐伊景的话在耳边响起:我要成为恶徒,我要成为站在顶尖上的第一个人来俯视世界。徐伊景在查出那些资料的出处后,决定亲自去一趟城北洞。在城北洞,孙义成也应约出现在那里,意外的是,张泰俊提出让孙义成退出协会的指令。现在,朴健宇成了自己事业的绊脚石,而清理路障,就必须得到张泰俊的支持,徐伊景直接抛出获得下次大选的诱饵,可是并没有得到明确的回复。从父亲那里回来,朴健宇直接去了徐伊景的公司,他想要劝徐伊景回去日本,一旦自己跟张泰俊合作,那么就难免不伤害到徐伊景。可是徐伊景并不领情,起身的时候,朴健宇说起了88届奥运会举办的幕后三剑客,当年,张泰俊、朴武一和徐峰秀是很要好的朋友,可是巅峰之后,张泰俊醉心于政坛,朴武一贪图奥运会的巨额收入,他们背叛了多年的好友徐峰秀,以至于有了今天的成就,而徐峰秀曾经极力阻挠徐伊景回韩国发展事业,也正是这个原因。朴健宇为父亲的所作所为向徐伊景道歉,再次诚恳希望她可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徐伊景心意已定。临走的时候,徐伊景把那张CD还给朴健宇,并冷冷的告诉他,怪物是绝对不会输给人类的。朴健宇走后,徐伊景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不明状况的李世真被拉来一起喝酒,中途,徐伊景淡淡的甩出一句:朴健宇是个负债者。当年,朴健宇的身份曝光后,在徐峰秀的设计下,未还清债务的尚哲用朴健宇的名义担保后又重新借了巨额债务后人间蒸发,徐伊景苦劝朴健宇赶紧离开日本,可是朴健宇却坚持要先找到尚哲再说。在去找尚哲的路上,朴健宇被抓,徐伊景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过去救了朴健宇。朴健宇请求徐伊景跟自己一起逃走,徐伊景的心似乎有所触动。回到家后,徐伊景想要拿走这么多年自己的那份钱,结果被徐峰秀拦住。徐峰秀要求重新计算所得,倔强的徐伊景拿出了计算器一点一点计算着,可是即使算到了天黑,也不够填补朴健宇的债务。为了朴健宇能安全离开,徐伊景提出用自己的所有钱帮朴健宇清算债务,然后自己会按照父亲的意思,作为日韩金融的继承人重新开始。没有等到徐伊景,朴健宇冲到徐伊景的家里,想要徐峰秀放了徐伊景,纠缠的时候,徐伊景出来了。她把朴健宇带到楼顶,告诉他,自己想清楚想要的东西了,那就是变得更强更睿智,她要成为恶棍,成为塔尖上的第一,俯视世界,再也不要成为猎物。分手之前,徐伊景拿回了之前放在朴健宇那里的对自己最重要的一元钱。此时此刻,身上的伤痛远不止心里的痛,就在朴健宇想要追过去的那一刻,旁边楼顶电视里自己二叔朴武二客死迪拜的新闻传出,徐伊景的身影越来越远,朴健宇停下了脚步。张泰俊主动约见徐伊景,到达城北洞的时候,徐伊景意外见到了朴健宇。四目相对,相视无言。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com
顶一个(2) 踩一下(1)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