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ice 分集剧情介绍 全集16集

2017-05-18 21:20

Voice 分集剧情介绍

[剧 名]: Voice / 보이스
[播 送]: 韩国OCN
[类 型]: OCN金土剧 
[首 播]: 2017年01月14日
[时 间]: 每周五、六晚间11点各播放一集
[导 演]: 金道赫
[编 剧]: 马珍媛
[主 演]: 张赫 李荷娜 艺声 孙恩书 白成铉 权亨俊 崔秉默 赵英镇 车秀妍 金俊赫 孙钟鹤 徐镐哲 金光炫 金材昱(特别出演)
[集 数]: 16集
[简 介]: 该剧讲述了坚守犯罪现场黄金时间的112举报中心队员们,与刑警一同追查杀害家人的连锁杀人魔的过程中解决事件的故事。

  第1集

  一个漆黑的夜晚,武镇赫带着他刑警队的队员们在码头的一辆车里蹲点,寒冷的夜里工作让大家苦不堪言。突然,他们所监视的鸡冠头组织的嫌疑人驾车过来,向码头停靠的船上走去,增援部队还在路上一时赶不过来,现在,如果不采取措施,这伙人很有可能就坐船离开了,那么这几天的辛苦也就都白费了,大家果断出击抓人,正当镇赫准备出发时突然接到妻子许智慧打的来电话,镇赫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战友,义无反顾地把手机放在一边。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一放竟会是永远。镇赫平时总是忙于他的刑警工作,很少回家。竞不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智慧打算亲自给他送饭陪他过生日。不料,半路上却碰到了杀人不眨眼的凶手,疲于逃命的智慧慌乱中跑掉了鞋,赤着脚在地上跑着,给镇赫的便当撒落一地也顾不上收拾。智慧躲在一个汽油桶后面给丈夫电话无果,无奈之下只好打112报警电话求助,智慧刚说了几句话电话就断了,这时凶手的脚步声也近了,112报警中心内,最初接听电话的是具有特殊听力才能的姜劝酒,她仔细地辩别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电话挂断后,她的同事要马上打过去,劝酒想阻止,却已经迟了。智慧手机的铃声给凶手提供了准确的位置,他很快找到了正在接听电话的智慧。随着智慧向凶手的求饶声,劝酒从电话里听到了一声声锤子砸下的声音。正在和同事们为成功抓捕到鸡冠头组织的嫌疑人而庆功时,镇赫接到了沈代植打来的电话,代植告诉他智慧遇害的事情。镇赫急忙赶到出事地点,看着妻子写的祝他生日快乐的便鉴和散落一地的饭菜,镇赫神情恍惚地爬到妻子尸体旁,轻轻抚摸着妻子沾满泥泞的脚,不觉已经泣不成声。警察很快抓到了在夜总会看门并有多次犯罪前科的犯罪嫌疑人高东哲,并从他的住所搜出了带有智慧DNA的血衣。这个案子社会关注度很广,把高东哲定罪判刑似乎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途径。然而,在出席当天,作为证人的劝酒却一口咬定她所听到的凶手声音和东哲的声音不一样。由于劝酒的证言,东哲最终被无罪释放,镇赫用恶狠狠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劝酒,觉得她比凶手更加可恶。妻子的突然离去对镇赫的打击很大,他不再是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干炼刑警,而只会整天的借酒消愁,一蹶不振。镇赫最终被发配到一个全国犯罪率最高,检举率最低的盛云支厅工作,并被安排到一个新成立的112举报中心黄金时间队担任组长工作。而这个举报中心的主任正是镇赫最不愿意看到的3年前出席作证的劝酒。镇赫始终武断地认为,当年劝酒是因为收了东哲的钱而作伪证的,而这三年里,劝酒也是用这笔钱去美国深造学习,在美国成功地破获一件大案后如今学成归来的。看到劝酒,镇赫的火气立即涌上心头,他一把抓住劝酒的肩膀追问当年的真正原因。正当这个时候,报警中心接到一名被绑架的高中女生全秀珍的求救电话,考虑到事情的紧急,劝酒挣脱镇赫的纠缠,进入中心与秀珍直接通话。劝酒一面安慰已乱了方寸的秀珍,极力帮助她回忆被绑架时路上经过的地方;又利用手机信号大致定位了可能的犯罪地点,派出了黄金时间队的各路警力和协警进行搜寻和营救。劝酒利用各种可能推测具体的犯罪地点,最终锁定了一家理发店。镇赫和另一名协警立即赶到了这里,在上锁的门外,镇赫已经可以听到秀珍的呼救声,镇赫用胳膊砸碎玻璃冲上了二层,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手里拿着石锤,穷凶极恶和男人,一个躺在地上满身是血的女孩子和地上摆放的一套插满各类凶器的黑包。

  第2集

  已被打晕的凤林慢慢地苏醒过来,她模糊地看到绑架她的赵光先拔出一把沾满鲜血的尖刀向她走来。凤林立即清醒了,她拼命求饶,但赵光先还是不肯停手,仍然喃喃说着该怎么杀你呢,在报警中心的劝酒从耳麦里听得清楚,不禁吓得倒退,与此同时,成云警察厅的厅长正带领着一群人在讨论建立黄金时间组的必要性。当听说有报警中心正在处理一起绑架案件时,急忙赶来现场观看。大家听到报警中心扩音器里传出的凤林的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救声,都神情凝重。镇赫飞快地赶到二层的案发现场,正巧看到赵光先要对凤林下毒手,他猛得扑开赵光先,救下了凤林,在与赵光先的搏斗中,镇赫看到赵光先包里有许多女人的物品,脑海里浮现出妻子智慧被杀害前可怜的表情。不由得怒火中烧,朝着赵光先狠狠打去,最终将赵光先打倒在浴缸里。看着躺在浴缸边的赵光先,镇赫捡起掉在地上的锤子,想着妻子死时的惨状,骂着赵光先不如去死,高高地举起了锤子,在报警中心的劝酒听到了镇赫的咒骂,大声劝着镇赫要冷静,不要冲动,镇赫用力把锤子砸向了赵光先头旁边的浴池上。从凤林报警到成功结案仅用了15分钟,在座的每个人都松了口气,起先还对黄金时间组报怀疑态度的警察厅一行人这回彻底佩服了,但仍在临行时和劝酒约定了黄金时间组六个月的试运转期。随后赶来的队友把赵光先押上了警车。正当准备离去时,镇赫发现了脚下的凤林的手机,上面还显示着与报警中心正在通话中,镇赫有些怀疑,是否劝酒真像她自己所说的那样能准确听出每个人发音的不同。她连忙找到劝酒当面对峙,劝酒明确告诉镇赫她有特殊的听力,能准确判断出声音之间的细小差别。正在这时,镇赫情同兄弟的战友大植打来电话告诉镇赫,报警中心是接到了档案组传来的资料才能准确地指挥他们抓到时赵光先的。这个消息证实了镇赫的判断。他认为劝酒一直在撒谎。气愤之余,镇赫又想起了三年前妻子被害,劝酒出庭作证的事情来,他把三年来,自己和儿子遭受的痛苦一骨脑儿全撒向了劝酒。最后,还是不解气,又搬出了劝酒爸爸的死的事情,狠狠地挖苦她作为女儿的不孝与不义。心情极度沮丧的劝酒回到家里,仔细地端详着她为三年前那个案件收集的每张照片,又一遍遍着听着当时她接警时录有凶手声音的录音片断,但仍旧一筹莫展。劝酒抬头看着爸爸和自己的合影,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凶手为爸爸报仇。镇赫和大值被劝酒用正式的调令调到了112报警中心,镇赫生气地拿着调令要找劝酒理论。报警中心接到一个自称叫亚蓝的小男孩的电话,说自己被妈妈用刀子捅伤了,大家都认为可能是恶作剧,劝酒认真地接听了亚蓝的电话。她从孩子微弱的呼吸声中听到了亚蓝确实是受着伤,劝酒立即启用10分钟黄金时间救援。听到劝酒发出的出动命令,镇赫极度不满,但考虑到孩子的生命危险,镇赫还是带着不满的情绪出发了。由于亚蓝的手机里没有手机卡,很难定位亚蓝的准确位置,亚蓝即没有上学也不经常出去,对家里的具体位置也不是很清楚,只能提供一些可以看见的物体。大致推测出是富林洞附近,经过一系列具体特征最终利用计算机查找很可能是多福公寓,但具体是哪栋楼仍然无法确定。从报警中心的扬声器里每名队员都听到了孩子母亲呼唤亚蓝名字的尖锐的声音。亚蓝腹部被捅伤,流了很多的血,也很虚弱,劝酒用游戏的方法让亚蓝有手压住伤口止血,亚蓝藏在了洗衣机里,由于身材矮小,没有被妈妈发现,他妈妈怕他跑到街上被别人发现,急忙出去寻找,她怕孩子藏在垃圾堆里,翻动着垃圾,被邻居误以为是帮助小区进行垃圾分类,对她还大加赞赏。在亚蓝报警三分钟后,镇赫等行动组就已经到达出事的多福多寓,到达小区后,恰巧遇到邻居举报另一户妈妈每天打自己的儿子,还会扔下带血的衣服,镇赫连忙去核实。看到那孩子只是被妈妈打屁股,但没有流血,明白他们可能找错了。亚蓝因为失血过多失手掉落了手机,被妈妈听到了声音。妈妈看见了从洗衣机排水管流下的血,最终找到了亚蓝。

  第3集

  镇赫等人来到邻居举报的打孩子那家,打开房门,看见一个男孩子正被妈妈打屁股,孩子并没有受伤。正在此时,亚蓝也听到妈妈吴秀珍扭动卫生间门把手的声音,亚蓝吓得小手使劲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秀珍面无表情地走向亚蓝,把她从洗衣机里硬拽出来,亚蓝大声呼救,仍没有任何的作用,秀珍生气地责备着亚蓝为什么不听话。镇赫从耳麦里听到了秀珍尽乎疯狂的声音,急忙让劝酒跟秀珍说话,拖延时间。劝酒和秀珍的直接通话,从她的声音中,感受到了她心里的变化,最终成功地劝说秀珍放弃对亚蓝的再次加害。秀珍电话里提到的一个老人家的的词让劝酒心存疑惑。镇赫通过大值的提示想到了劝酒听到了声音可以是风铃声,急忙顺着这个线索找去。最终找到时了秀珍家,看见了吓作一团的秀珍,却怎么也找不到亚蓝。大家都怀疑是秀珍的丈夫崔炳旭绑架了亚蓝。镇赫忙上车要追崔炳旭。路上,接到了报警中心传来的崔炳旭已经有一个月没有上班的消息,结合刚才地小区门卫室看到的一个风铃的半成品与秀珍家的一模一样。劝酒又把秀珍曾被一个牙医收养并被虐待的信息告诉了镇赫。镇赫巧妙地用计诱使秀珍的养父白学成亲口说出了是他逼迫秀珍利用收养关系,虐待儿童致死骗取骗取保险金的事,还一切都被镇赫录了音。镇赫追问亚蓝的下落,白学成闭口不言,正当镇赫一筹莫展的时候,劝酒听到了亚蓝发出的声音,通过把镇赫的无线电接收器音量调到最大,劝酒引导镇赫出发寻找亚蓝,当前面是一堵墙时,劝酒肯定地说亚蓝就在墙的那边。镇赫捡起地上放的一把锤子把墙砸了个洞,利用手电的电亮看见了被关在铁笼子里的亚蓝。镇赫最终成功地救出了亚蓝,亚蓝用微弱的声音通过对讲告诉劝酒,她相信姐姐能听到任何微小的声音。镇赫想起了大植跟他说过的人可能的特异功能的事情,也回忆起三年前劝酒出庭作证时那些令他难以置信的话。镇赫找到劝酒想弄明白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面对镇赫的咄咄逼人,劝酒终于向镇赫讲述了镇赫所不知道的事情真相。三年前,刚上班一周的劝酒就恰巧接到了徐智慧打来的求救电话,她也从电话里听到智慧的求饶声和凶手谩骂智慧的话,凶手最终还是残忍地杀死了智慧。报警中心马上向所有附近的警察发出了命令,劝酒的爸爸姜国焕也是一名警察,出事那天他是替同事巡逻的,收到命令后,他火速赶到出事地点,恰巧看见了凶手,急忙追了上去,电话另一头的劝酒大声劝爸爸等待随后赶来的其他队员,不要贸然行动。爸爸不听劝酒的劝告,还是追了上去。在一个拐角处,凶手好像跟丢了。国焕很沮丧,正要转身时,却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在准备道歉离开时,发现那人手上全是血,原来是凶手脱掉了宽大的黑袍子,穿着里面的衣服走了出来,还是被国焕发现了,两个人打在一起,已近退休年龄的国焕不是那人的对手,被打倒在地,劝酒在耳麦里地这儿发生的一切听得一清二楚,肯求凶手不要伤害自己的父亲,凶手在与劝酒通话的同时发现国焕并没有死,又走上前去,举起凶器狠狠地砸向国焕,劝酒听到了这一切,吓瘫在地上。劝酒从电视上看到了警察抓到了高东哲,在高东哲面对记者的回答时,劝酒却听出了与她所听到的凶手的声音不一样,坚信自己不会弄错的劝酒,在法庭上作出了真实的证词,却遭受了同事的不理解和镇赫的仇恨。劝酒还告诉镇赫出庭后,当时的成云警察局的厅长裴炳坤还专门找过她,用开除她和不让姜国焕葬入警察墓地为条件要挟劝酒撤回自己的证词。最重要的一点,凶手杀人时气息平稳,不争不忙,劝酒觉得他一定是个有钱有势的人。结合在法庭上提供的不完整的声音证据,劝酒认为警察局内部有人在帮助凶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三年前被判无罪的高东哲,他家里有凶手行凶时穿的衣服和带有智慧DNA的血衣,他和凶手之间一定有联系,正当此时,传来的高不哲不慎坠楼的消息让劝酒和镇赫都不吃一惊。

  第4集

  一个漆黑的夜晚,营东工业区里,几个人正在一幢楼下点着一堆篝火聚餐,突然从上方落下一个很大的物体,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几个人慌忙中才看清是一个人,试着推了推,原来是个死人,大家都吓坏了。正当镇赫和劝酒讨论高东哲可能与凶手有联系时,报警中心接到了有人堑楼死亡的报案,经查实死者正是高东哲,听到这番话,两人都惊讶地看着对方,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向了他们的心头。镇赫和劝酒急忙驾车来到时出事地点,镇赫原来所在的刑警队的队员正在现场进行勘查,大家都知道镇赫恨极了高东哲,面对来势汹汹的镇赫都上前拦阻,不让会镇赫靠近。劝酒摆回报警中心长的架势据理力争,刑警队长才同意给他们五分钟的查看时间,前提是他们不许破坏现场。通过近距离的仔细观察,劝酒得出了高东哲不是自杀而是被杀害徐智慧和姜国焕的凶手杀死的。当他们看到高东哲的双脚全是玻璃划的血道时,推测凶手以故意折磨被害人为乐趣的变态心理。镇赫回想起智慧死亡时沾满污垢的双脚,虽然嘴里咒骂着高东哲是人渣,但依旧不能消除他内心的愁恨。镇赫从电视里听到警方发布的高东哲是自杀的消息,心里对劝酒曾对他说过的警察局内部可能有人在帮凶手的话开始相信了。她们商量好要暗中调查真正的凶手。一个人独自饮酒的镇赫想起妻子出事那天正好是自己的生日,妻子是为了给自己去送饭才被人杀害的,心里更加愧疚,发誓一定要找出真正的凶手。大植找到镇赫,劝说他追了三年的高东哲已经死了,应该振作精神,重新回到刑警队,而不是继续留在黄金时间组。网络上里传出了多名女性被性侵的视频,劝酒请了一位警察局退休的验尸官来检验一具女性的尸体来证实自己的推测。经过比对,证实确实是用一枚圆形铁锤用力击打死者头部造成死亡的,劝酒询问能否利用作案工具来找到凶手时,得出了肯定的答复。临别时,前辈也劝说劝酒这个人可能不是一般的人,不喜欢和别人用同样的凶器,还可能自诩是超能力者。在航空警备局工作的警官朴恩秀语言能力特别强,精通五国语言,劝酒很想所恩秀调到黄金时间队来工作,但遭到了恩秀的拒绝。一整天都忙于工作的恩秀接到了无聊的妹妹恩星打来的电话,正在购物中心地下车库的恩星告诉姐姐她要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姐妹俩正聊着天,恩星在车库地下看见一个崭新的手包,急忙赶过去翻看,电话里的恩秀让妹妹别动别人的东西,恩星却打开了包,在里面发现一张纸条,看完纸条的恩星骂了一句,恩秀追问原因,恩星不肯说,吓得要往出跑,却被从后面走来的人用一个大袋子套住,把恩星扛起来扔在车上离开了,电话那头的恩秀听到妹妹的一声尖叫,急忙大专呼喊妹妹的名字却无人应答。恩秀连忙打电话报警说自己的妹妹可能被绑架。报警中心立刻发布了恩星被绑架的消息,镇赫和大植也同时想到了恩星就是他们常去的那间酒吧的奶奶的二孙女,两人忙拿起对讲走出了门。通过对恩星手机的定位,锁定了可能绑架恩星的车辆和可能的逃跑路线。报警中心的大屏上显示镇赫和大植驾驭的车辆与绑架恩星的车辆正在前后不远的位置,但车辆太多,无法准确定位是哪一辆车,劝酒接通了恩星的电话,恩星被堵着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劝酒闭着眼睛,通过恩星的声音在四周引起的声波震动判断可能是一辆三段车,镇赫把周围的车牌都告诉了报警中心,他们一一查清了车辆信息,结果却是没有三段车。这时,一辆的后备箱盖在不住地晃动的敞篷货车引起了镇赫的注意,他们驾车追上了嫌疑车辆,镇赫在盯着司机,大植也发现了后备箱里的确有人。报警中心查出了租车人叫闵志硕,这个与恩星曾经交往过一段时间,而且两个人的手机号后几位还是一样的。正在双方僵持中,闵志硕却突然发动了车辆,驾车逃跑了,镇赫和大植一路开着车紧追不舍,闵志硕驾驶的车辆一路横冲直撞,造成现场交通一片混乱,镇赫的车辆被困在当中,无法开动,眼看着闵志硕的车扬长而去,却又无可奈何。突然一辆大型车开了过来,把镇赫的车被撞了出去,镇赫只是受了轻伤,大植被伤势很重在医院进行抢救。种种矛头都指导向了闵志硕,邢警队把闵志硕作为头号怀疑对象进行调查。正当镇赫向恩秀了解情况时,恩星的奶奶在黄京日的陪同下哭着找来了,请求镇赫帮忙一定要救回恩星。镇赫这才知道京日是恩星现在的男朋友,镇赫把京日叫到一边向他打听恩星的事情,他们的对话被路过的劝酒听到了。劝酒觉得黄京日的声音很熟悉,却又无法确认。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劝酒又联系京日让他给恩星奶奶送点头东西,京日打开后备箱,劝酒仔细观察与她听到的声音进行核对,劝酒证实了自己的判断。这时,报警中心的吴炫浩也查出了黄京日的SNS已被人篡改,而且他网站上全是女性被性侵的视频。正当劝酒准备离开时,被从后面走来的人用棍子打闷了,黄京日和他的帮凶准备把劝酒活埋的时候,镇赫从不远处的草从中走来,听到声音的劝酒静静地等待着。

  第5集 京日内心播种仇恨 镇赫重振昔日雄风

  位于郊外的日乐水库,被厚厚的雪装饰成一片洁白的世界,四周到处都是齐腰的杂草,人迹罕至。镇赫根据刑警的职业判断找到了这里,雪地上的几道车轮压下的痕迹证实了他的判断。镇赫马上向报警中心发出信号,请求刑警队支援。他小心地顺着车轮印找了过去,当看到吴奉基正在用铁锹往一个大土坑里铲土时,立即拔出手枪准备突击。正在这时,镇赫身上的对讲机却响了起来,听到声音的京日立即叫上他的同伙奉基开车跑了,镇赫急忙开枪射击,由于车速过快,只是击碎了车的后挡风玻璃。镇赫赶回到大坑里救出了劝酒。当报警中心获知了劝酒被救的消息后,全体都欢呼雀跃。恩星的奶奶在门外也听到了劝酒被救的消息,生气地用手砸报警中心的门,指责他们只顾得救自己的领导,却不救自己的孙女。恩秀扶住奶奶,两个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得救的劝酒回忆起自己被绑架时在车里听到的京日和奉基准备在晚上十点让恩星直播的消息,马上让炫浩进入京日的网站见上面果然公告了晚上十点进行直播的消息。镇赫找来擅长窃听的清浩让他通过无线电接收器查找京日和其他同伙可能使用的对讲波段,最终准确地定位在日乐中学。镇赫和劝酒考虑到恩秀的安危,急忙赶到了那里。面对空旷的废旧校园,镇赫和劝酒没有听取报警中心让他们等其他队员劝告,两个人悄悄地上了楼。正在这时,报警中心查到了京日以前的一些记录,他在小时候,放火烧了自己的家,还烧死了自己的妈妈,由于是未成年人犯罪,京日只是爱了轻微的教育,并没有被判刑。小时候,京日的爸爸身体不好,全家人都要靠她妈妈挣钱养活,村里人传说京日的妈妈为了挣钱与其他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受到小伙伴当面嘲笑的京日当面质问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时,妈妈的一句要养活京日父子俩的话让京日很内疚。京日在学校亲眼目睹了妈妈和他的班主任老师在偷情,还听到了妈妈亲口说的讨厌极了京日父子俩的话。伤心极了的京日放火烧死了自己的妈妈,并从那以后对世上的女人都极度仇恨。在报警中心焦急等待的恩秀向镇赫和劝酒讲述了一段她不堪回首的过去。恩秀的爸爸因为和京日的妈妈偷情被学校开除,恩秀的妈妈也因此离开了她们,恩秀和恩星姐妹俩只能跟着奶奶生活,恩星曾收到过京日的恐吓,告诉过姐姐,但忙于养家的恩秀没放在心上,恩星的出事让她内疚不已。镇赫和劝酒进入了日尔中学,发现了被京日杀死的共犯奉基,两人分头寻找恩星。劝酒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只听到了风的声音,无法听仔细其他声音,镇赫上三层寻找,让劝酒在二层继续寻找,劝酒仔细理了理思绪,用心聆听,她仿佛听到了恩星的声音,她顺着声音成功地找到了恩星,却也听出了京日进门的脚步声。劝酒勇敢地和京日进行搏斗,但最终还是被红了眼的京日打倒在地,正当京日准备对劝酒下毒手时,在一旁的恩星猛地扑上去从后面抱住京日。嘴里向京日大声喊着不光京日可怜,自己和姐姐也形同孤儿的凄惨童年。劝酒趁机站了起来,这时在三层的镇赫也听到了二层的声音赶了过来,当他正准备朝京日射击时,京日拿出了一枚控制器,并警告镇赫他把整个学校都安装了易燃物质,他只要按下手中的控制器整个中学都会燃烧,正当镇赫迟疑不决时,京日夺门而逃。镇赫紧追到楼顶最终把京日打倒在地。想起京日网站上为了赚钱上传的那么多女性被性侵的视频,镇赫把京日放在大楼边上,恨不得把他一把推下去,但最终又忍住了。随后赶来的刑警队长对镇赫最近几次的表现很满意,想让他继续回到刑警队担任组长一职,但被镇赫拒绝了,队长无法理解镇赫为什么整天要和劝酒呆在一起,她们之间是否还有别的关系,但镇赫与劝酒之间关于杀害他们亲人的凶手和警察内部有人可能是帮凶的事情的秘密是队长无法理解的。即将被押上警车的京日随口说了话,我死了,我的女儿,这世上就留下她一个人的话被劝酒听到了,劝酒仿佛又听到了父亲的声音,她不顾众人的劝阻,把京日从车里拉了出来,眼里冒着火用胳膊用力顶住京日的脖子大声质问,这是谁说的,说话的人长的什么样?远处的镇赫也看到劝酒反常的表现,跑了过来。

  转载请注明 来源:韩剧网 http://www.hanjucc.com
顶一个(1) 踩一下(1)喜欢就支持一下哦!
  • 泡菜帮
  • 1. 泡菜帮 170303延续“帕帕帮”正宗海外风格,爆料韩娱最新资讯...
  • Running Man
  • 2. Running Man 170219节目致力于打造一个不同于过去real variety的新型态娱乐节目。每期由6位固定成员及不同嘉宾参演,对应每期节目不同...